配歌 D!avolo - Fall 傾心

 

CP:鄭號錫X金泰亨

 

00.

每天,同樣的事情總是在發生。

 

夏季的蟬鳴,陽光的溫度讓人昏昏欲睡。

那是第一次,見到他。

在中廊揮灑汗水的身影,他是熱舞社的學長。

 

01.

那是平凡的一天,再平凡不過。

經過中廊,熱舞社正在進行放學後練習,金泰亨拉了下書包背帶,準備快步走過,眼睛卻不自覺瞄到在最前方教著基本動作的他。

 

這時什麼都還沒有。

 

02.

開學後高一迎新會,金泰亨就是在這幾百甚至幾千人新生的其中一個。他還沒認識新朋友,正在適應當中。學校似乎安排了社團的動態表演,他的位子剛好在中前段,既不會離舞台太近,也不會看不清台上。到快要開始之前,他旁邊的位子一直空著,直到有一個氣喘吁吁的少年出現。

 

「我是朴智旻。」坐下後少年主動跟自己打招呼,金泰亨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愣了下。少年見他沒反應,有點尷尬的抓抓頭,他才緩緩回答:「金泰亨。」

 

那名叫朴智旻的少年露出笑容,這是他在學校第一個認識的人。

 

表演開始,學校社團很多,但能做動態表演的卻沒幾個,有些不太能表演的社團頂多也就跳舞,只有小小一段,所以基本上主要都是由吉他社分掉了大多數時間。

 

不過雖然如此,前面表演還是相當精彩的,而最後壓軸則是由熱舞社來擔任。

 

開場氣氛就立刻熱起來,在樓上的高二學長姐們放聲尖叫。舞台上,深紅布幔拉起、燈光漸亮,那位學長單獨站在台上,低著頭。淺咖啡色頭髮明顯有染過,他身穿白色襯衫,燈光照映在他身上,宛如準備綻放的花苞。

 

音樂開始,輕柔琴聲伴隨舞姿流進了心底,金泰亨目不轉睛盯著台上。少年的身段是如此柔軟,卻又不失剛勁。如果說安靜在台上的學長是未開花苞,那現在就是綻放之時。

 

而他,就是當中最美的花。

 

一曲結束,舞台在再度暗了下來,全場拍手加上歡呼聲。

 

接著再次亮起燈光,一群人在舞台上蹲著身子,金泰亨認出在後面的那個人是方才那位學長,他已經換上外套又加上鴨舌帽。隨著音樂和其他人一起舞動,強而有力的動作讓人認不出那是剛才跳過柔和舞蹈的學長。

 

重音打在耳膜上,就如同金泰亨現在的心跳聲。

 

種子,埋進了心裡。

 

03.

社團選社是電腦填寫志願序再下去抽選的,金泰亨看著螢幕,藍光將他的臉照得蒼白。社團志願排序,第一志願是吉他社、第二志願是聲樂社......排到第五他才填上〝熱舞社〞。

 

腦子突然閃過一抹身影。

 

再三猶豫後還是把熱舞社拉到了最前面。

 

一個禮拜後,選社結果出爐了,每個人都迫不及待跑到教室後的公佈欄看名單,每個人都期望自己能夠進到第一志願的社團裡。直到人潮散去他才起身離開位子去看社團結果,他沒進第一志願而是掉進第二志願──吉他社,金泰亨卻反而鬆了一口氣。回到座位,朴智旻立刻戳戳他的背後,他回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對方。

 

其實他們在看表演時並不知道對方是同個班上,迎新會結束後兩人走到同間教室,這才發現原來是同學阿,結果就在這高一新學年多了個有點吵的朋友。

 

「欸,金泰亨,你哪個社團啊?」

「吉他社,其實我原本打算去熱舞社。」

「我也是阿,真可惜。」

「你也是?看來我們真是命中注定阿──」金泰亨笑著,露出他的四方嘴笑容。

「什麼命中註定阿,鬼才要跟你哩。」朴智旻擺出嫌棄的表情,不想理對方,拿出課本翻開。金泰亨笑嘻嘻轉回前面,面對黑板。笑容逐漸收斂,因為只有他知道,雖然兩人都想進同個社團,但是目的卻是完全不同。

 

也就是從那時候起,當他們放學經過中廊時,金泰亨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那位學長的背影,只是練習卻依舊是如此耀眼。

 

他們教室透過窗戶其實是能夠稍微看見中廊空地的,突然有天朴智旻和金泰亨趴在窗邊時跟他說:「阿,熱舞社的學長果然很帥。」他忽然就有種驕傲的感覺在體內油然而升「對吧,真帥哪。」金泰亨笑著,沒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太過興奮。

 

似乎有些東西開始萌芽。

 

04.

園遊會班上決定好要賣香腸和飲料,而金泰亨被認定是最能吸引人的長相,由他來負責招攬客人、發傳單,而金泰亨本身也挺樂意的,所以這件事就理所當然定下。朴智旻身為金泰亨的好朋友,也得共患難,兩人在園遊會開始前三天發送傳單到各個班級上。

 

剛好中午吃飯時間到最後一間教室,由金泰亨去送,因為他猜拳猜輸。敲敲門,一股莫名地緊張感讓他有些僵硬,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他頭稍稍探進教室前門,用了點音量「我是來發傳單的。」有人注意到,走過來接過他手上的傳單,而金泰亨卻意外看見學長,頓了下才把手裡的傳單給對方。

 

學長笑笑,淺淺地梨窩在他臉上浮現「謝謝阿,你們是哪班的?」金泰亨忍不住想著,怎麼會有人笑起來可以這麼可愛?和在舞台上的樣子完全不同,想到出神差點因此錯過問題。「學弟?」他趕緊回答:「一年五班」

 

「好,我知道了。」學長依舊笑著,金泰亨道過謝後就快速離開現場,整個人很慌張,耳裡都是自己的心跳聲,腦內不受控制不斷回放剛才學長的笑容。回到教室才讓自己冷靜下來。

 

小幼苗被發現了。

 

05.

不知道有誰說過,暗戀一旦越喜歡某個人就越容易遇見對方。

 

金泰亨覺得真的是這樣。他明明就只是走在走廊,忽然想到學長在的班級教室,抬頭一看。沒想到就剛好看見學長在和朋友聊天,正好看向自己的方向,他撇過頭假裝是無意間看到,內心還是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稍微加快腳步,當作什麼也沒發生。

 

又或者是走在路上的巧遇,樓梯轉角也會遇到學長。這個金泰亨就不懂了,三年級和一年級是不同棟樓,樓與樓中間有走廊連接著,可一般三年級是不會走這裡的。不過他也沒在乎這麼多,只要能見到對方,心情就很好。

 

有時候又像是意外的驚喜,有次金泰亨和朴智旻一起去合作社,走在路上。買完東西,他像是想到什麼。一回頭,學長就站在自己身後,當下只有兩個字能形容自己──錯愕。金泰亨幾乎是強迫自己轉過頭,試著跟朴智旻打哈哈掩蓋過去,只是似乎有點來不及了,因為他回頭那一瞬間看見對方表情是驚訝的。當時,真的是想快速逃離現場。

 

但願自己不會被當成怪人阿。

 

但是不管是怎麼樣遇見對方,能肯定的是只要見到學長之後,心情就會豁然開朗。可惜,金泰亨沒那個勇氣去跟他打招呼,說膽小也好怕尷尬也好,重點金泰亨發現自己喜歡對方時,是茫然的。雖然周遭確實有案例,但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感覺衝擊還是很大。

 

何況也不知道學長能否接受自己?一旦行動就無法再挽回。他猶豫著。

 

是要斬草除根,或是保留?

 

06.

金泰亨最後還是決定保留,不過頂多就只能像他一直以來做的,保持距離的看著對方,就像個小粉絲一樣,默默支持。

 

這一看,就是一年。

 

時間過得很快。高一下已經要結束,學長也得畢業了。

 

畢業典禮,主角高三生們坐在一樓,學弟妹們坐在二樓。金泰亨靠在朴智旻身上,看似懶洋洋的,可實際上他的雙眼一直不斷搜索那人,他終於看見學長,就在他們位置斜下方。他忍不住拿起手機拍了幾張照,有點模糊,感覺自己像偷窺狂因而有些心虛,本來手一滑就要刪掉,不過轉念想還是留了下來。

 

因為是最後一次。

 

這時學長起身走離座位,金泰亨的視線跟著移動,學長走到靠近舞台側邊,和一個女生有說有笑,似乎是熱舞社裡的學姐。他偷偷輕撞朴智旻,對方轉頭「怎麼了?」

「欸,看那邊。」

朴智旻稍稍瞇起眼「那是熱舞社的學長姐們哪?」

「對阿,可是他們在那做什麼呢?」

「不知道,可能是要上台領獎之類的?」

「或許吧。」金泰亨聳聳肩,隨後又把頭靠到朴智旻肩上,結果朴智旻一句:「呀,你頭很重啊。」就把棕色腦袋推開,金泰亨用哀怨的眼神瞪對方一眼,扁扁嘴,雙手撐在膝蓋上,把頭頂在上面繼續觀察目標。

 

被朴智旻說中了,三分鐘後主任說完話就輪到頒獎程序,熱舞社的學長姐們依叫到的順序一一上台,金泰亨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名字,然後他看到學長上台──鄭號錫。那是他的名字。

 

這三個字打進他的心底,就如同他在迎新會時看見學長舞蹈那樣。金泰亨一輩子也忘不了,可惜到最後才知曉對方的名字。如果、如果能夠在早一些知道鄭號錫這個名字,也許就不會那麼容易就藏起自己的感情。

 

只是金泰亨已經不打算去碰觸那朵花。

 

可命運總是喜歡捉弄人。

 

他們學校有個特別儀式,會抽籤選出畢業生和高一學弟妹各五位,對應著獻花。而金泰亨正好是被抽到的人,在快接近儀式時教官才來告知,好死不死偏偏又正好對上鄭號錫。金泰亨頓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哭,一定要在這最後一刻讓他再和學長接觸嗎?

 

明明就下定決心不去靠近對方,希望感情能石沉甕底,讓一切就這樣結束。

 

阿,上帝你可是跟我開了個好大好大的玩笑哪。

 

被保存的幼苗正悄悄快速成長。

 

07.

 

金泰亨手裡拿著花束,努力試著穩住雙手,他可以感覺到雙腳在顫抖,但不確定是因為太過緊張,又或者是因為害怕?他深吸口氣,感覺空氣重新充滿在肺中,血液裡每個細胞都在爆動,異樣的情愫在內心蔓延。

他最終閉上雙眼,底下的人在鼓掌。

 

我們有請學弟妹們上台獻花。

 

張開眼,揚起他最完美的笑容。

 

他在鄭號錫面前站定,那人的笑容還是跟他第一次看到一樣,同樣完美。小巧的梨窩、精緻的臉龐,唯一改變的只有淺橘色的頭髮,這使得他更像是天使。金泰亨幾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花交給學長,他的意識大約在看見鄭號錫後就神遊了,他下台後的第一個想法是:要不要去認識對方呢?

 

但在鄭號錫和那四個學長姐也一起下台,看了眼那人的談天說笑的樣子。金泰亨立馬打消這個念頭。

 

因為他是最美的花,不能將他摘下,更不能把他佔為己有。

 

最後,他微微顫抖的雙手拍下一張完整的照片,按下螢幕那瞬間,鄭號錫剛好看向他,衝著他露出笑容。

 

金泰亨拍完立刻將手機緊緊握住,他沒回到班上,而是趁沒人注意時跑出活動中心,來到操場。他乾脆躺在草皮上,轉頭就能看到熱舞社時常練舞的中廊,因為是躺著的所以還能微微瞄見他們班的窗台。

 

這是最後了。

 

暗戀總是會結束。

 

但結果永遠只有兩種,

 

開花或是凋謝。

 

天空是模糊的,金泰亨閉上雙眼。

 

未放的花苞,

 

終究還是枯萎了。

 

 

FIN.

 

 

請各位別驚慌,之後還會有一篇。

 

以及這首配歌請稍微看一下它的歌詞,個人覺得蠻符合類似的心情。

 

 

 

 

還有,坦白一件事,

 

這篇有一些事情是真的有發生過在我身上,

 

不是全部,大約三分之一。

 

打的時候其實有點......複雜的心情,嗯。(笑

 

 

 

 

不過,我本來就是因為自身經歷才想打這篇文的,

 

 

就想好好表達那時對那個人的感情。(好像失敗了((悲劇臉

 

 

 

 

好啦,廢話有點多。

 

謝謝看到這的你們。

 

 

 

然後,再說一次,稍安勿躁,後面還有一篇,他們的故事不算真正結束哪。

夏悠Cha Y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