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鄭號錫X金泰亨

 

00.

每天,同樣的事情總是在發生。

但有時候就是會有那麼一點不同,新生的到來為校園增加了活力。

那是第一次,見到他。

 

陽光照映在臉上,他是高一新生。

 

01.

平常的一天,匆匆經過音樂教室。

鄭號錫這天卻被裡頭傳來的歌聲吸引,停下了腳步,那個男生的聲音偏低,是那種會讓人感到悅耳的音頻。他忍不住從窗戶看進去,陽光透過窗打在那人身上,淺棕色髮絲摻雜金黃光芒,鼻梁很挺,濃密纖細的睫毛微微顫抖,就像是蝴蝶的翅膀那樣搧著,男生閉著雙眼,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當中。

 

當音樂結束,男孩睜開眼。鄭號錫立刻閃到牆壁後面,他眨眨眼,甚至沒察覺自己剛才屏著氣。他快速離開,回復成原本的呼吸步調。

 

心跳似乎有些快。

 

02.

 

他是校內歌唱比賽的選手,鄭號錫也是之後才知道。

 

可是自從他在意外聽見歌聲後,每當經過音樂教室,鄭號錫總是會停留,只為多聽一下那磁性的嗓音。有時候也會偷偷趴在窗戶邊看著男孩唱得入迷,他長得真得很帥,相信也會有不少女孩喜歡他。說不定還有男生會看上......

 

鄭號錫搖搖頭,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嚇到。

 

他沒再想下去,因為歌聲已經停止,曲子已經結束。他立刻趕往中廊。

 

鄭號錫自從有了這個小嗜好,每一次都差一點遲到,要知道以前的他可是都是最早來的。不過也許是因為自己是學長吧,也沒有人出來反映這件事情。只有跟自己同班六年的朋友──金南俊,會跟他開玩笑說:「那麼晚才到社團,去看女孩?」

 

沒錯,六年。他和金南俊從國中就認識,並且同班,意外的是這一同班下去就到了現在。雖然他不知道金南俊怎麼會知道他最近比較晚到社團這事,但他還是回答「才不是勒。」只見金南俊挑眉看他,鄭號錫聳肩。

 

不是女孩,是男孩。

 

校內一年一度的歌唱比賽就要開始,令人驚訝的是,金南俊這次並沒有參加,前兩屆都因為金南俊的神級Rap而被他拿下冠軍。沒料到這一次在最後一年他沒有參賽,有許多人因為金南俊不參賽而沒有鬥志,但也有人想著這是個好機會。所以此次的報名人數雖然偏多,可真正有實力的卻沒幾個。

 

「南俊,你這次怎麼沒參加?」

「沒有阿,就只是來不及報名。」金南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甚至稍微苦笑。鄭號錫反坐椅子趴在椅背面對著他。「難道這次比賽裡面有你不想競爭的對手?」對方翻書的動作頓了一下,答案很明顯。

 

他沒繼續接著問下去,轉過身面對黑板。金南俊想說的話就會說,等待就好。

 

歌唱比賽的決賽是全校公開,也就是說整個學校的人都要來聽,而當鄭號錫看見金南俊盯著台上的人,表情柔和。他就知道為什麼了。那個人是跟他們同年的學生會會長,金碩珍。時不時會和他們玩在一起,平常喜歡開大叔玩笑,他並不知道金碩珍唱歌原來可以那麼好聽。

 

只是對於鄭號錫來說,似乎另一個歌聲更能打動自己。

 

比賽進入尾聲,聽到熟悉的聲音,鄭號錫看著舞台上唱著抒情歌的身影,就像他每天見到的模樣,但男孩在這時候卻是不同於以往,眼裡的褐色很清楚,裡頭是滿滿的自信與光彩。

 

耀眼,就如同太陽般。

 

鄭號錫突然懂了金南俊的心情,在不知不覺中,他也不是跟金南俊相同嗎?

 

為了他、雙眼也看著他,犧牲一些東西也不算什麼。

 

心臟正大力的鼓噪著。

 

03.

在比賽過後,鄭號錫以為那個學弟不會繼續有課後練歌這一回事,只是事情再一次出乎意料之外,他在經過那間音樂教室還是會聽見歌聲,但是不再有其他樂器一起搭配,而是單純的歌聲。

 

所以他延續這個習慣,在放學後聽歌、再去熱舞社練習。

 

其實有幾次他差點被發現,好險他動作快,沒被那個男生抓個現行。如果抓到,那可就尷尬了。鄭號錫之後也跟金南俊稍微講一點這件事,金南俊笑著,酒窩都跑出來「鄭號錫你終於開竅啦。」他無語看向金南俊。

 

幾天後金南俊便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你一個資訊,那個孩子是吉他社的。」還沒等鄭號錫反應過來,他就往教室門口走去。等鄭號錫回神後,金南俊已經攬過本來站在門口的金碩珍,消失在他眼前。

 

他就算知道,也不會去搭訕人家。或許大家都認定他是他們班上最快樂Hope,可他沒那麼萬能,人終究還是有弱點的。

 

直到有次鄭號錫連續三天都沒聽到歌聲,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就依賴著那個男孩的歌聲,他的歌聲已經是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失去那一部份,似乎就缺少生活裡的某塊拼圖。

 

胸口就像有個空洞。

 

04.

園遊會的到來讓人興奮,高三生有權力決定要不要擺攤,他們班立馬就選擇不擺攤,雖然攤位能夠帶來不一樣的樂趣,不過大多數人都希望在園遊會玩玩放鬆就好,不需要多出一些負擔,畢竟是高三。玩完之後更要繼續專心讀書,把注意力放在學習上。

 

就在園遊會即將到來的前三天,中午吃飯時間。一顆棕色的腦袋瓜探進他們教室,鄭號錫原本還沒發現,低著頭滑手機「我是來發傳單的。」他頓了下,抬頭循聲看過去。

 

是那個學弟。

 

學弟看著他走過去,鄭號錫刻意稍微放慢腳步,讓自己不要像是等不及衝過去的感覺,即便他真的想這樣做。他站在學弟面前,對方明顯愣了下才把手上的傳單交給自己。他沒在意,反而笑笑回道:「謝謝阿,你們是哪班的?」

 

其實他問班級是出於私心,不過這也是本來正常會問的問題,完全不著痕跡。看著眼前的男孩,還是一樣如同蝴蝶翅膀般的睫毛,近看褐色瞳膜裡夾雜金黃色細絲。過了幾秒,鄭號錫見對方沒反應,心想不會我臉上有東西吧,忍不住輕聲叫了聲「學弟?」

 

這時男孩才趕緊回過神回答「一年五班。」鄭號錫被他的反應給逗樂,保持著笑容「好,我知道了。」那學弟也露出笑容,大大的四方型嘴,在那俊俏的臉上一點也不突兀,反而讓對方顯得更加可愛。學弟似乎是無意識笑著,突然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而後只是快速而低聲的說了聲謝謝,慌慌張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阿,還來不及跟他說下次見哪。

 

沒關係,一定會再見到面。不過話說回來,學弟的笑容倒是讓他聯想到小獅子,而且是有點呆的那種。鄭號錫忍不住偷笑,哼著歌回到位子上。

 

內心就像有東西滿出來了。

 

05.

就如同鄭號錫所想,他們再度見到了,可這次隔著四層樓的距離,學弟就在樓下。他看著他,鄭號錫剛好回過頭,他們的視線就這樣撞在一起。對方卻像是沒看見般,回過頭繼續踏著自己的步伐。有點失望,也許只是沒看清楚吧,他想。金南俊的嘴巴動著,正在說些什麼,但聲音卻像是風聲,輕輕擦過他的耳膜。

 

然後他試著製造〝巧遇〞,明明能直接走他們那棟樓的樓梯,他刻意和社團比較熟的學弟走一年級那棟樓的樓梯再通過連接走廊,回到教室。鄭號錫知道這是最容易遇到那個男孩的方式,想見到對方只是單一因素,更多的是觀察。

 

鄭號錫的想法很單純,只是想知道對方看到他的反應是如何,是討厭又或者喜歡?之後有機會的話,也許他們還能作成朋友。是吧?

 

不過一切都還在假設中。

鄭號錫在合作社意外遇見學弟和他的朋友,結帳時他就排在他們後面,理所當然他也得走出去。他走在他們身後,隔著三、四步的距離,學弟和朋友有說有笑,笑著眼睛都瞇起,還是跟那個時候見到的一樣,可愛的四方型嘴笑容。

 

他還未從那個笑容脫離,學弟就突然轉頭停下了腳步。鄭號錫身子一震,也就跟著停在原地,只見學弟瞬間臉上的表情錯愕。『被發現了』是他當下唯一的想法,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麼,回神後發現學弟已經繼續和朋友聊天,如同什麼事也沒發生。

 

可是鄭號錫沒錯過男孩臉上的神情。

似乎,是被討厭了。

 

心就像被蒙上一層黑布。

 

06.

離高考的時間越來越近,鄭號錫還是會放學去聽歌,就算在社團活動時間越來越少,而他卻禁不住沒聽見悅耳的歌聲。其實他也想乾脆一點去認識對方,可想到那時在合作社學弟的神情,立刻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知不覺竄緊了手裡的課本,敲擊桌面的聲音喚回鄭號錫,金南俊單手撐臉盯著他,眼神複雜。鄭號錫無視他的視線,低頭看向課本上黑色密密麻麻的字,重點全都用螢光筆做了記號,金南俊眉頭一皺,把擋在兩人之間唯一的物體抽走,他這才抬頭正視金南俊「怎麼了?」

「我才該問你怎麼了?」

「沒事。」

金南俊只是嘆氣,沒有責怪或多說些什麼,反而直接把課本還給他。

 

鄭號錫輕輕勾起嘴角,小梨窩從臉頰冒出,有時候友情是靜靜的陪伴以及等待。「我會說的。」他用呢喃的音量說著,就像是說給自己聽。

 

可他還是看見金南俊小幅度點點頭,神情無奈。

 

那樣的心,只能被埋藏。

 

07.

時間奔跑著,原本倒數的日子瞬間就過,還來不及感受高考完的愉快心情,就立馬迎來畢業典禮。

 

鄭號錫打算畢業典禮後跟金南俊坦承,告訴對方一切。不管是對學弟歌聲的迷戀,又或者喜歡上男孩這件事。所有,他都會說出口。

 

不過──在這之前鄭號錫必須先面對上帝給他的殘忍考驗。現在鄭號錫再一次站舞台後方,心跳聲在腦內迴盪,讓他有種站在旁邊的同學會聽見他心跳的錯覺。明明剛才上來領獎都沒聽見這快衝破耳膜的心跳聲,反而要接受獻花才開始緊張,會不會有點奇怪?他想,然後偷偷吸氣,緩緩吐出。

 

他和身旁同屆的四位同學要依序走上台接受學弟妹們的祝福,和鄭號錫對應的正是那個學弟,這是主要讓他緊張的因素,同時也導致他現在幾乎是以全身的力氣來忍住自己不要顫抖,挪動腳步到台上接受獻花。

 

我們有請學弟妹們上台獻花。

 

他眼睜睜看著男孩在他面前站定,感覺手掌心在冒汗,學弟臉上的笑容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如同太陽般燦爛的笑容。

 

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他便不想放開對方了。

 

鄭號錫有些失神,像被那笑容感染般揚起自己的嘴角,學弟把花束交給自己。在這之間他不小心稍微觸碰到對方的指尖,只有一丁點溫度傳過來,卻溫暖了他整個人。

 

之後他們走下台,旁邊同年的朋友說著什麼,跟那時一樣,鄭號錫只看見他們嘴巴動著,耳裡卻沒有聲音。世界似乎被隔絕了,視線定在不遠處的學弟身上,同樣乖巧的棕髮幾乎快蓋住雙眼,不同的是髮絲尾端微微染上的綠。手裡拿著手機,他正看著自己,鄭號錫對他一笑。

 

然後,一切就回到了原樣,周遭人們說話聲回到他耳裡。

 

不過當鄭號錫回頭想找那個學弟時,早就不見人影。他知道他得去找那個男孩,但在這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先做。典禮結束,是時候告訴金南俊,鄭號錫拿出手機在螢幕上打字,想把一切都說出來。

 

打了又刪、刪了又打,最後只剩下一句話。

〝我喜歡上了那個孩子。〞

 

他稍微等了下,手機立刻傳來『叮咚──』訊息提示的鈴聲。

〝金泰亨,一年五班,吉他社主唱。〞

 

他還沒問對方是怎麼知道的,訊息又傳來一條。

〝快去吧。〞

 

鄭號錫馬上收起手機,往金泰亨班上衝去。感覺自己跑得飛快,周遭的景色快速掠過,他從來沒有那樣想找到一個人。等他回神,人已經在樓梯口,就快走到學弟的教室。他試圖平復呼吸,往教室走去。

 

隨著距離越近,自己的呼吸就顯得越慢。

 

當鄭號錫停在一年五班的教室門口,他站在前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在教室裡的女孩們開始議論、騷動,但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可他並不在意那些竊語。直到有個白白淨淨的男孩主動向他走來,瞇著笑眼臉上帶著微笑問他要找誰。鄭號錫認出這個人是金泰亨的朋友,常常和他走在一起的那個學弟。

 

「那個──我找金泰亨。」

「泰亨嗎?在獻花後就沒看到他了。」

 

鄭號錫頓了下,才緩緩點頭:「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那男孩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對了,我可以幫你打電話找他。」學弟拿起自己的手機撥號,直接遞給鄭號錫,跟他點點頭。鄭號錫還來不及反應,手裡就多了一支手機,他只好拿著手機聽著嘟──嘟──的聲音。

 

您撥的電話號碼用戶尚未接聽,請稍後再撥......

 

電話接通,傳來機械化的女聲。

 

鄭號錫掛斷電話,把手機還給了學弟。

「他沒接。」

「沒事啦,我在打打看。」

學弟又打了幾通,看他皺起的眉頭就知道還是相同的結果,他嘀咕了些什麼,似乎有點生氣。「學長等我一下,一定能聯絡上他的。」

「沒關係,謝謝你。」

「真的嗎?」

 

鄭號錫還是離開了。最後懷抱著僅存不多的希望來到音樂教室,透過窗向內探。

 

這一看他便愣在原位上,他一直想找的人就站在鋼琴前面。纖細的手指輕輕滑過琴蓋,棕色雙眼的視線隨著指尖落在黑白琴鍵上,髮端的墨綠色因為陽光呈現青綠,高挺的鼻樑在臉上照成一片陰影,讓人看不出對方的表情。

 

鄭號錫站在平時聽歌的那個位子上,向上可以看見今天的天空是湛藍色。他第一次聽見歌聲時也是同樣的晴天。他回過頭,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金泰亨已經往他看過來,帶著驚訝的神情。

 

心跳得很快,就像在打鼓那般。

 

他反射性勾起嘴角,從門口走進去。站在對方面前。

 

金泰亨還是他當初第一次看到時那樣,如此耀眼。過分長的睫毛、立體的五官、淺棕帶著金點的虹膜、還有不可或缺宛如小獅子般可愛的笑容。

 

「你好,我是鄭號錫,很喜歡你的歌聲,可以認識一下嗎?」

 

眼前的人傻了下,最後眨眨眼。

 

「金泰亨。」

 

鼓聲變小,心跳回復正常。

 

鄭號錫臉上露出招牌笑容,梨渦像開花般綻放。

 

「金泰亨,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悠Cha Yor 的頭像
夏悠Cha Yor

夜晚來臨,人們便開始墮落

夏悠Cha Y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