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只是想要虐Steve啊!!!!!!

我心超痛的!
Tony啊啊啊啊!!!

哨兵嚮導的設定我超愛啊~
有改一些小地方
哨兵不一定會隨著嚮導死亡而死
只要撐得過就會活下來。



OOC.哨兵嚮導注意
原作:復仇者聯盟



CP:Steve X Tony


那是一瞬間的事。他就躺在自己的懷中從腹部流出的褐紅色液體將原本是灰色的衣服染成和它一樣的顏色。

「不那不是真的」金髮男子不斷的催眠自己但他就在自己的眼前。閉上了雙眼停止思考、呼吸以及心跳。

「我愛你。」

那是Tony Stark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

事件已經過了兩年多Steve還是會在夜裡不斷的聽見Tony的最後一句話。

有時候他甚至感覺到了深褐色、溫熱的液體就在他的手中。

那是Tony的血。


而最後緊接在這些令人崩潰的畫面之後的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井。

Steve知道那是一進去就再也回不來的地方。即使這樣他還是想要走進那黑暗中。想要忘記那些畫面他最愛的人在他懷中死去的事實。

每當他想這樣做的時候那屬於Tony的心靈嚮導就會出現。

牠是一隻豹。

獨有的黑褐色毛皮焦糖色的雙眼就跟牠的主人一樣炯炯有神牠向他走了過來。

從容而不迫、危險而致命。

但是當牠走到Steve身邊的時候他卻像隻貓一樣蹭了蹭他的腳發出呼嚕聲就像是在說:「不別那樣做我需要你。」

如果Steve在往黑暗向前一步的話。

牠原本的呼嚕聲就會漸漸變得小聲取代而之的是低吼警告敵人的低吼。

並且牠會開始後退前腳向前擺出要獵殺的姿勢。那雙跟Tony幾乎一模一樣的眼也會變得黯淡而危險。


Steve知道牠不想讓他進到井之中而他終究還是會敗給那隻跟Tony過度相似的豹。

當Steve醒來的時候他已經沒有在自己的心靈圖層中見到、找到牠。

Steve總是在懷疑牠只是自己所幻想出來的幻覺罷了。

但Steve愈這樣想他越覺得牠一定是真實的。


--------------

「Steve我知道你......失去他很痛苦。但你不可以你不可以一直維持著現在這樣。你是個非常有力量的哨兵你需要一個嚮導。」Fury說。雙手交疊在桌上。


對於此Steve不能說什麼。他自從Tony死後就沒再找過任何一個嚮導來取代他。再說也沒有人有和Tony一樣水準的嚮導能力。

更何況到現在那段回憶。一到夜裡就找上他他對此無能為力。更沒有辦法去忘記。

他看著Fury嚴肅的臉說:「我會考慮的。」


==========

那天。

Steve就跟平常的午後一樣在Tony的工作室裡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手中拿著鉛筆描繪著自家愛人專心工作的模樣。

他看了看時鐘已經到了Tony該休息的時間了於是他放下手中的本子以及筆。他靠近Tony從背後環住他的腰頭往他的肩窩蹭了蹭。

「Tony該休息了。」

「再等等我快做好了。」Tony輕輕滑過眼前的屏幕說。眼睛沒離開半秒。

「不不行。你每一次都是這樣說的。」Steve說著收緊了雙手。

「嘿我真的快......」Tony正要向Steve抗議但卻被封在濃密的深吻之中。


Steve停下這個吻微笑道:「現在你可以休息了嗎

「好吧。」Tony皺眉收起藍色屏幕。

Tony鬆開緊皺的眉頭說:「對了還有也許以後你可以常常用這種方式叫我休息。」他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Tony你真是夠了。」Steve看到他露出那副表情忍不住嘆了口氣。

「所以呢你要怎麼讓我"休息"」Tony靠到Steve耳邊細語。並且將他帶到沙發上。

正確來說是壓上。

「不你真的得好好休息。」Steve嚥了嚥口水他總是沒辦法抗拒Tony這樣赤裸的邀請。

「真的我可......

警報打斷了Tony要說的話。這讓Tony不太高興但他還是放開了Steve。


復仇者集合的警報。


--------------

Steve感覺到世界突然變得清晰、無聲。

接著一陣噪音宛如小型核彈在他的腦袋裡爆開頭痛得令人難過。

世界的每一個細節都一清二楚的攤在Steve眼前五感達到最強。最後他的腦裡只剩一句話:

「殺了他們。」


當Natasha趕過去時已經來不及了。

Steve完全陷入狂化的狀態失去理智剩下本能的殘殺。

現在的Steve就像一台殺戮機器早就沒有能力去分他攻擊的人是敵、是友就只是一昧的攻擊。

他甚至差點也把Natasha也殺了。

好險Natasha本來就和Steve保持一段距離他快要打到Natasha時被Pietro從旁邊揍了一拳又差點被鷹眼的箭射中這分散了他的注意力。Natasha也得以趁機快速的離開Steve的攻擊範圍。

然後她透過widow強制性的潛入Steve的精神圖景非常糟糕。

黑暗已經侵蝕了三分之二的一切侵蝕還在不斷加快中他需要有人把他拉回來。

然而他的嚮導早已不在。


------------------

Steve在黑暗中他試著找出方向。

這就只是無盡的黑暗。

這時他的心靈嚮導──leadar。並沒有陪在他身邊。他環視周圍完全沒有那隻金色的大貓的蹤影。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Tony不在。


原本應該是自己要保護他的他卻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

他不知何時開始臉上已經佈滿了淚水他的頭又開始劇烈頭痛。

Steve漫無地的走著。


直到一道紅色的溫暖光芒包覆了他。

Tony的心靈嚮導Steel。就在他眼前。

那是Steve第一次陷入黑暗的時候看到牠。

==========

那場戰爭的最後在Thor和Hulk以及Wanda的努力下Steve終於躺下並且被其他人帶回復仇者大樓。

+++


Steve張開眼這裡不是他所熟悉的房間。


Steve認得的這這個專門給不夠穩定的哨兵特製的地方。

看起來跟一般的房間沒什麼兩樣。

這裡有24小時完全監控的攝影機以防哨兵突然爆走。

還有定時有的強力鎮靜劑瀰漫整個房間。

Steve知道這房裡的東西都是特製的很堅固、打不壞。但他又想如果他又再度狂化的話這個地方真的困住他嗎畢竟他不單只是個哨兵他還是個超級士兵。他的力量遠遠比一般的哨兵還要大。

他知道自己不該這麼想但是如果他又再度傷害到他的隊友們呢


是的他知道。


雖然不清楚細節但他知道。

他知道自己差一點就殺了Natasha把自己的隊友送上絕路。


「Cap。」床頭旁的通訊器突然跳出藍色屏幕Natasha的聲音透過小型通訊器傳來。

Steve看著屏幕上的Natasha不知如何是好。

「妳還好嗎」Steve開口語氣帶著滿滿的歉意。

「我很好Cap聽我說。」Natasha說著直接從門口走了進來一邊把通訊器關起。走到床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等等Nat......」Steve話沒說完Natasha把食指放到他的唇上。

「噓──」

見狀Steve閉上了嘴。

「Cap這件事情不是你的錯是無可避免的這場戰爭讓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

「但我還是傷害了妳。」Steve低下頭。

「不你沒傷害到我。噢這可要感謝那對笨蛋情侶。」Natasha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Steve看著Natasha的微笑他覺得自己似乎沒那麼緊張了。

「Natasha我真的很抱歉我控制不了自己。」

「不在那種情況下任誰也撐不住。你能再醒來就已經是奇蹟別再責怪自己。」Natasha輕輕的握住他的手。

Steve睜大湛藍的雙眼看著她。

「還有Cap你得再好好休息一陣子......那件事後。」Steve知道她試著避免提到讓他失控的那件事。

他的頭開始刺痛不太好。他的意識又再一次漸漸消失。

Natasha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異樣立刻起身離開房間。

「Cap我先走了通訊器保持聯絡。」她出房門之前說表情起了一點變化。

「好。」Steve輕聲回應他覺得世界的色彩在流失他最後聽到的是通訊器傳來Natasha呼叫復仇者的聲音以及她的一句:「Cap醒著別進到黑暗之中。」


========

Steve就在那房間住了至少一年又十個月。

他在那房間裡的生活很難熬。一到夜晚他根本無法睡覺。

因為他會害怕。

怕自己又失控怕自己會在見到Tony那最後的臉。


於是這成了惡性循環。

只要睡著他就會失控。


========


他的情緒一直非常的不穩定。

Tony的死就像是詛咒。

不只是夢。

只要提起Tony在戰場或是他和Steve所相處的相關事Steve就有可能立刻陷入黑暗。


++++

他神智清醒時他會試著走到房間外。但是一定要一個復仇者陪著他出房間。

這是Steve堅持的。

「至少有人可以在完全失控前擋住我。」他是這樣說的。

大多時候帶他出來的是Clint。

Steve完全不知道為何但他知道Clint一定知道那失去對方的那種感覺。

也許就是這個原因Clint一開始帶他出房間時總是故意轉移他的注意力盡量不要讓他感到寂寞。

而Pietro會時不時出現在他們旁邊通常他幾乎都惹了一些麻煩才來找Clint。Clint在這時候就會說:「你惹的麻煩自己解決。」

然後頭也不回的跟Steve走去要的目的地。

Pietro目送他們離開。


「Clint你這樣對他他不會生氣」Steve看向那個呆在原地不動的青年。

「不放心吧那傢伙黏我黏很兇。」Clint回頭對著Pietro挑了挑眉後說道。Pietro微微聳了肩下一秒原地就只剩下一條淺藍色的拖曳線。

「是這樣啊。」Steve想著這讓他想到了Tony和自己他發現自己的意識突然渙散世界感覺有點亂。


『不Steve專心、注意。在這裡現在的世界。』他腦內響起以前Tony對他說的話。他似乎看見了Steel的身影。


上面似乎有鳥類在振翅的聲音看見了光芒然後他醒了過來。


Steve看到Clint著急的看著自己他靠在牆邊坐著。

「天啊Cap這很危險。你差一點就......」Clint說額頭冒出許多汗珠。

「我剛才勉強的拉住了你。」Clint抹去臉上的汗珠說。

「抱歉Clint。我想我今天狀況可能不太好。」Steve輕搖著頭。

「今天......先回去嗎」Clint起身伸出手拉Steve起來。

「嗯。」Steve看著剛停在Clint肩上的鷹隼他相信。剛才的鳥類一定是牠。

而且牠應該也有看到Steel只是牠沒跟自己的主人提起。

那隻鳥Steve覺得牠的眼神有點奇怪直直的盯著自己。似乎想說什麼隨後又低下頭整理自己的羽毛。

Clint看到Steve在看他的心靈嚮導開口:「怎麼了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牠。」

「沒事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不知道牠的名子。」

「是嗎我沒跟你說過牠叫Falcon。」

Steve點點頭他們也已經走到了房門前。


-----------

真的要說的話Steve認為他能擁有現在暫時的安寧都是因為Steel。

他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把Steve拉了回來。

Steve在經過兩年後他不能說他完全接受了Tony死亡了的事實。

Steel確實給了他很大的動力去接受。

Steve同時也發現當他越去接受這個事實Steel的存在就會更加明顯。

=======

據說Steve在戰爭後昏迷了半年。

正確來說他兩天就醒了。

那不是真正的清醒。

Steve一睜開眼就問:「Tony呢他去哪了

之後其他人就會試著用其他問題帶過或掩飾事實。

那都是徒勞無功Steve總是很快的就發現事實並且開始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

一開始是撞牆、破毀直到他自己停下的時候他會不由自主的開始哭泣就像個孩子。失去自己依靠的人。

接著一切就只能靠Wanda的能力去讓Steve以為Tony還在。直到現在。

一次又一次。

不斷的重複。


直到Steve真正的清醒時。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悠Cha Yor 的頭像
夏悠Cha Yor

夜晚來臨,人們便開始墮落

夏悠Cha Y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